首页 > fatdds

fatdds

网络收集 2020-09-26 22:51:24
【博君一肖】贪欢 20

 

 

 

 

 

 

 

2.0

 

 

 

送走了人,肖战关上了门,回望餐桌上那一片狼藉,忍不住叹气,转头便见那缩在沙发角落上的人,也不知道到底是醒着还是醉了。

 

他走过去拍了拍王一博有点滚烫的脸蛋

 

“醉了?”

 

王一博哼了一声,没有了下文。

 

肖战摇了摇头,从卧室里抱了毯子出来,盖上他的肩头。

 

那指尖才触碰到他的肩膀,那迷糊的人却是突然睁开眼盯住他,好像是被惊醒,一双眼眸如同黑夜里的猫头鹰带着警惕的光。

 

待看清楚肖战的脸庞后,吸了吸鼻头,才又呼出柔软的气息,手臂用力的一勾,将肖战拖上了沙发。

 

浓烈的醉人酒香将肖战包裹,那禁锢着他的怀抱炙热。

 

肖战推了推王一博肩头“臭死了你,起来洗澡了。”

 

那人也不知道到底听懂没,只是又哼唧了一声,毛茸茸的脑袋就拱在了肖战的肩头,声音沉却软

 

“哥……”

 

“嗯?”

 

王一博亲昵的蹭在肖战的脖颈闷闷得道

 

“真的是你吗?哥。”

 

肖战不禁轻笑,抬手指尖轻柔自己肩膀处的脑袋

 

“是我啊。”

 

“我终于,终于,又能在你身边了。”王一博说着声音却浸了水一般有些软,那发丝柔软蹭在脸颊让肖战觉得轻轻的痒

 

“你知道吗?我曾经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王一博说的平淡,肖战却觉得心脏的某一个地方,轻轻的被触动,他将人抱紧了一点

 

“怎么会呢?我一直都在啊。”

 

“那一次,在金三角的死人堆里爬出来里的时候,我看到了那里的第一缕晨光,我当时就在想,还好,还好我活下来了,我可以去见我真正的光了。”

 

王一博说的平淡,仿佛是另外一个人的故事,肖战却知道,他经历的,比他想象还要恐怖一百倍。

 

肖战莫名的有些颤抖,他低语道“那么难,为什么不回来找我?”

 

王一博淡淡道“我被人掳走,想把我卖到偏僻的小山村,在路上,遇到了我师父,就是我的长官。他当时问我,要不要送我回家。”

 

“我问他,何为家?他告诉我,住着自己想拼命保护的人的地方,叫家。”

 

“你就是我的家,你知道吗哥,你就是我的家。”

 

“我不想再做任人宰割的小孩了,我想长大,我想变得更强,这样我才能保护你。”

 

“保护……我们的家。”

 

肖战抖得更厉害了,他觉得自己的眼眸酸得不像话,下一秒那滚烫的液体仿佛就要流下来。

 

他抱着的这个少年,曾经也不过是个需要自己保护的孩子。

 

不肯说话,有些倔强,却乖巧得让人心疼。

如今却已经长成了翩翩少年郎的模样。

 

他的少年啊,历地狱而来,却依旧抱着那颗炙热的心,沉甸甸的想要交到他的手上。

 

肖战已经太过于习惯在俗世的红尘中,历经那些利用,那些背叛,那些龌龊了。

当有一个人,捧着那颗干净滚烫的心,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为。就只是,想要捧到他面前的时候,肖战是无措的,他不知道到底该以怎么样的姿态接住那颗心。

 

一晌贪欢,却是命里羁绊。

 

肖战拍了拍王一博低声道“睡吧,你醉了。”

 

王一博放开他,那眼眸澄澈干净,他望着肖战却忍不住自嘲的笑了

 

“肖战,你真是奇怪。”

 

“以前,你觉得我是坏人,觉得我杀了那个狗仔杀了那个贪官的时候,你还可以在与我恣意贪欢。”

 

肖战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你……”

 

“我知道,你怀疑过我。”

 

肖战抿唇不语。

 

“我魑魅魍魉,你同我寻欢作乐。我清清白白,你却避我如鬼怪。”

王一博说着,自己都忍不住自嘲的笑了。 

 

肖战坐起身,望着窗外淡淡道

 

“大概,因为有的时候人的心,比魑魅魍魉更可怕。”

 

“你没说,全部的实话。”王一博道。

 

“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是易正的儿子。”

 

王一博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如同巨石砸在了肖战的心脏人,他瞳孔都收缩了一下,声音颤抖

 

“你,你知道……”

 

“我们加入部队之前,祖宗十八代都会被查清楚。”王一博回答得轻松

 

“所以我很早就知道,我跟他有血缘关系。知道他曾经搞大了一个女人的肚子,却不能把那个女人带回他高贵的家族之中,最后那个女人将他的种,丢弃到了街上。等他知道,想找那个孩子的时候,那个孩子已经被人捡走,拥有了一个温暖的家。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他当时那个高贵的贵族老婆,背着他找到了那个孩子,企图把那个孩子送到偏僻的山村去,就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孩子能继承全部家产而已。”

 

“但是你知道讽刺的是什么吗,是那个自诩高贵的女人,到病死,都没有生下半个儿子。”

 

王一博就像在说一个跟他无关的别人的故事,他接着道

 

“但是,那又如何。”

 

“对于我来说,那些人,都是陌生人。”

 

“我的人生,就只为你而来。”

 

肖战在巨大的震惊里,久久缓不过神来,原来,一切的一切,王一博早就已经知道了。

 

可是他不在乎。他甚至不在乎这个世界。

他只在乎,这个世界上的肖战。

 

他是从地狱爬出来的人,他不爱这个人间。

却仍然感谢,这个人间孕育了他的肖战。

 

“还有些事你不知道,比如……”肖战深吸了一口气

 

“比如,我跟你父亲。”

 

王一博不说了,一双眼眸望着肖战幽深无比。

 

“你失踪以后,他找到了我,我当时很愧疚,我弄丢了你,所以一直想办法陪伴他,想让他冲淡失去儿子的悲痛。”

 

“他不是个好父亲,但是他是个好人。当时,我家中突遭变故,我放弃设计,进娱乐圈,也是因为来钱更快而已。但当时如果没有易正,我可能真的挺不过来。他照顾了我,很多年。虽然,我们两个之间,什么都不没发生。”

 

“但是,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是亲人一样的存在,我实在是……不能接受自己跟朋友的儿子搞在一起。”

 

“在我心里,当年的那个孩子,是我的弟弟。”

 

“所以,现在这样的关系,真的让我很尴尬。”

 

肖战轻声道,他声音虽轻,但是却是每一个字,都是发自肺腑,终于是将压在他心头像石头一样的纠结,都说了出去。

 

“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之间,就是一个误会是吗?”王一博凝着眼前的人一字一句的说

“我们经历过的所有,都比不上你跟易正的十年是吗?”

 

“你又来了。”肖战拧眉

 

“我只是需要时间,王一博,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我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事。你能不能不要逼我了。”

 

王一博的身躯剧烈的起伏了两下,望着肖战的眼眸通红。

 

他猛的站了起来,声音暗哑

 

“好。那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缠着你了。”

 

说着,他转身推开了门,走入了夜色中。

 

摔门的沉重声,仿佛是摔在了肖战的心上,让他的心脏都忍不住跟着颤了颤,他颓然坐在那里,突然无措。

 

王一博一走,偌大的房子瞬间静得可怕,偶有窗外呼啸而过的汽车声,就像是划开锦帛的利刃,留下来的只有更加孤寂的空洞。

 

一室的清冷里,还能闻到久久不能飘散的火锅味,餐桌上的狼藉还在,可是刚刚那种暖人的温度,却仿佛被一下抽干了。肖战坐在沙发上,身上却忍不住发抖。

 

刚刚王一博躺过的沙发上,还有不平整的形状,手触碰上去,仿佛还能感觉到那炙热身体的余温。

 

肖战面无表情的缓慢起身,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进了浴室,在浴缸里蓄满热水,站了半晌,直接跨了进去。

 

有些滚烫的水,一下就淹没了他,可是他还是感觉到冷,甚至他好像感觉到了自己的牙齿在打寒颤。

 

他忍不住抱住自己的双臂,环住自己,想要缓解那种莫名其妙的刺骨寒意,然后闭上了眼,缓慢的沉入了浴缸中。

 

那湿热的水淹没了他,窒息的感觉一下就涌了上来,他整个身躯都在水里,一切的一切,都被隔离在外,整个世界都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

 

以前肖战思绪混乱的时候,他就会这样做,最后在隔绝了世界的水里,他会慢慢的冷静下来。

 

可是这一次,他闭上了眼,淹没在水里,他看见的,是那个少年的脸。

 

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那冷漠清冷的样子,那在他身体里温柔缱绻的样子,那骑在摩托车上恣意张扬的样子,那陪着自己仰头望着天空的样子,还有踏着人间尘土款款的坚定向着自己而来的样子。

 

那无数的样子,一点点从记忆中涌来,塞满了他的世界。

 

肖战猛的从水里挣扎而起,他喘息着,茫然的望着四周。

 

没有人。他的少年,在刚刚,离开了他。

 

肖战的目光落在了洗手台上,那里有两只相靠在一起的牙刷,一旁的挂着一粉一蓝的两条毛巾,而自己触手可及的浴缸旁,放的,是王一博习惯的蔚蓝沐浴液。

 

那清冽的雪松味仿佛正从那黑色得瓶身中泄了出来,很冷,甚至刺鼻,没有了肖战平日里喜欢的那种,干净纯粹清润的味道,因为那个用身体的温热挥发掉前调的人,已经不在了。

 

肖战望着洁白的瓷砖,他才意识到,原来王一博早就以一种强势的姿态,塞满了他生活的每一寸。

 

贪恋太过于暖人的欢愉,终究是让他上了瘾。

 

他猛的站起了身,边走边换上干净的衣服,发丝都没来得及擦,抱着一件外套就推开门走到了夜色里。

 

此时已经是凌晨了,街道上早就没有了人。

 

肖战一个人抱着外套,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寻找着。

 

王一博走的时候,明明什么都没有带,穿着薄薄的衣衫就走入了夜的冷风里,肖战心里有些焦灼,这么晚了,他又能去哪里。

 

他拨通了宽哥的电话,收到的却也是王一博没有在的消息。

 

王一博的社交圈,单调的可怕,他一个人去哪里了呢。

 

肖战在昏暗的路灯下,婆娑摇曳的树影里寻找着,那记忆中的感觉涌了上来。

 

很多年前,也是那么一个夜晚,他一个人走在空旷的街道上,一遍一遍的寻找他的狗崽崽。

 

那被冷风灌喉的刺痛感,仿佛都还在身体里,他却居然推开了好不容易,找回来的狗崽崽。

 

肖战的眼眸突然有点涩,他走了好久,却是依然不见王一博的身影。

 

就在他已经感觉双腿没有力的时候,他终于,在空旷的小区后门湖边空旷的平台上,看到了蹲在了花坛边的王一博。

 

昏黄的路灯落在他抱膝的身躯上,与肖战记忆中,他捡到王一博时那么像,周遭都是漆黑的他依靠在那唯一的光源上的样子,让肖战眼眶里的液体一下就忍不住涌了上来。

 

他悄声的走近,在他身旁停下。

 

王一博抬头望他,两个人沉默以对。

 

肖战以为,王一博肯定会说点什么,至少会说点气话。

 

可是王一博却是沙哑的开了口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找我了。”

 

然后对着肖战伸出了双臂,轻声道

 

“抱。”

 

肖战立马感觉有滚烫的液体,从他眼眸里滴落了出来,他蹲下身,紧紧的抱住了王一博。

 

王一博在他肩头蹭了蹭,突然从背后掏出来一坨不明的东西。

 

“我给你买了这个。”

 

肖战挑眉看着那一坨花花绿绿的东西,忍不住笑“烟花?你这个时间还能买到这个?”

 

“好吧……我早就买了,偷偷藏在楼下的,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结果,我们今天吵架了。不过,我还可以用这个哄你开心,虽然不够惊喜了。”

 

王一博撇嘴,一张脸因为酒精又吹了冷风有点红。

 

“那我装作不知道,等你点好了,我再睁眼好吗?”

 

说着肖战闭上了眼,然后就感觉到一旁人牵着他走了几步,到了空旷的地方。

 

接着就听见了,烟花在天空炸开了的声音。

 

他睁开了眼,看着那个少年,从烟火的火光中,冲他跑来,那炫彩的烟花在他身后绽放着。

 

肖战忍不住向他伸出了双臂。

 

王一博快速跑了几步,到他的身边,抱住了他,肖战湿润的发丝蹭在他得脸上,王一博抬手帮他把帽子盖上,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肖战望着天上绚烂无比的烟火,在黑夜里,绽放出最美的火光,划开了那夜的黑幕,在这冷夜里,用他短短一瞬间的灿烂却温暖了肖战的眼眸。

 

肖战仰头望着天空,那玻璃珠一样透亮的眼眸里,印着灿烂的烟火,他低声问

 

“怎么想到给我放这个了?”

 

王一博抱着他在他耳边轻轻的说

 

“我以前,看过一个你的视频。你一个人,站在人群里,望着天空,那个样子很美好,却很孤单。”

 

“所以,我想,你总是愿意有一人,陪你看烟火的。”

 

肖战轻轻的笑了,侧头轻吻了一下王一博

 

“谢谢你。”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照亮了我的整个夜空。

 

“肖战。”

 

“嗯?”

 

“你不是说,我们的关系很尴尬吗?”王一博突然问道。

 

肖战沉默了一下“只是……”

 

“所以。”王一博打断了他的话

 

“我们建立一种新的关系吧。”

 

不是老板保镖,不是哥哥弟弟,不是床伴火包友。

 

是——

 

“男朋友关系。好吗?”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