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方便面靠谁卖掉九百亿?学生省钱连吃一个月,代驾凌晨吃完再接单|泡面|盒饭|火腿肠|牛肉面|辛拉面

方便面靠谁卖掉九百亿?学生省钱连吃一个月,代驾凌晨吃完再接单|泡面|盒饭|火腿肠|牛肉面|辛拉面

网络收集 2021-05-17 21:51:30
0 分享至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 | AI财经社 邵蓝洁

  编辑 | 陈芳

  “水在100度时沸腾,面在3分钟煮透,但在将透未透时才最弹牙。”这是金城武在《喜欢你》里展示的剧情,教大家怎么做出一碗完美的泡面,温度、剂量、时间都有各种设备严加把控,就连入口的时间也需要分毫不差。总是在半夜起来煮泡面的金城武说,“方便面是孤独的食物,是失眠人的好朋友。”

  在片中,金城武化学实验般的煮面,从未在完美的时间点吃到嘴里,总会被戏剧性的打破。而在片外的现实生活中,泡面从来无关精神世界,它的存在是为了实实在在地解决温饱,简单、方便、省时、省钱,失去任何一个要素,方便面都不会走到今天这900多亿元的市场规模。

  图 /视觉中国

  1

  5月14日中午,高数下课后,大一学生张石磊没有去食堂,而是直接回了宿舍。撕开一包“今麦郎一袋半香菇炖鸡面”,面饼扔到碗里,倒上热水,顺手拿本书盖在上面。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还将持续到月底。

  五一之后,张石磊就过上了每天吃泡面的日子,他吃泡面的原因很简单,“最近没钱,五一出去玩了,只剩下几百块生活费。”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一天最少一包,最多两包。

  但是他并不孤单,“我们宿舍有个人出去打游戏,找个陪练花了一千块,这个月没钱吃饭,他也买了一箱方便面,另外两个人看我们吃也馋。”他指着宿舍墙角的四箱方便面说,在大学宿舍,一般都会有一两箱方便面,但像他们宿舍这样摆了四五箱的还是少见。

  大学生和泡面是天然的搭档,这一二十年来,大学生越来越多,2021年909万高校毕业生人数,是十年前的1.38倍,而2010年的应届毕业生规模已经是本世纪初的六倍。这些生于大好时代的学生们,虽然装备越来越先进,从MP3到智能手机,从超市里选购普通护肤品到奢侈品大牌,但泡面从未缺席过。

  2010年,肖子建从天津千里迢迢来到云南上大学,“云南一年三熟的米,吃了不顶饱,再加上男生晚上会打球,特别饿,但我们那会在新校区,食堂晚上七点关门,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小超市,所有人都去那抢方便面。”

  他至今印象深刻的是,“那会在男生宿舍,方便面就是一般等价物,如果你手上有三鲜伊面,在宿舍楼里随便一喊,随时都能卖出去,甚至有人求着你卖,可能会加个一两块钱再出手。”

  “我们大学的时候还特意买过电饭锅煮方便面去卖,周边宿舍很愿意买,因为学校比较荒凉,能吃的东西少,到了晚上,我们宿舍开着门煮面,味儿一出来,隔壁宿舍必然有人来吃,5块钱一份。”肖子建回忆说。

  “在大学里,方便面是一个重要的东西,顶饱,好吃,便宜,尤其是去网吧,必吃方便面。”肖子健对方便面的热爱可能是发自肺腑的。

  方便面在中国的消费史和生产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1988年国家制定了GB9848—88方便面质量标准,次年到1991年,我国新增方便面生产线800余条。珠海“华丰”、山东“龙丰”、河北“华龙”、无锡“中萃”、陕西“熊毅武”、河南“南德”等各地的方便面品牌眼花缭乱。1991年底,台湾顶新食品集团在天津开设第一条方便面生产线,“康师傅”粉墨登场。

  经过多年发展,现如今在中国方便面市场上,康师傅和统一是绝对的老大和老二,2020年两家按照销售额计算市场占有率分别为46.3%和14.2%,剩下不到四成的市场份额在白象、华龙、华丰、福满多、今麦郎等企业手中。

  图 /视觉中国

  对于很多90后、80后而言,方便面伴随他们成长,是他们难以忘却的记忆。1991年出生的肖子建从小就吃方便面,能回忆起的最早时刻是五岁。

  “当时就觉得方便面调味料好吃,与做饭只能放盐和味精不同,口味很丰富,吃了方便面就觉得真不错,而且能创造出好多吃法,永远也吃不腻。”肖子建回忆,“小学的时候,学校供应早点,基本是小米粥、咸菜、烧饼什么的,每周二供应方便面,学生们可高兴了。”

  到了初中,肖子健的选择就多了,“白家品牌麻辣口味的方便粉丝,康师傅拌面,豚骨面,统一的大碗面,那个时候上过货架的方便食品都吃过。”

  80后亚男记忆里,从小学二年级就开始吃泡面了,一直持续到大学,那也是吃泡面最频繁的时期;工作之后,加班、出差、在家不知道吃什么,往往会拿出一包泡面,“这是长期储备粮”,亚男说。

  2

  小时候觉得好吃的泡面,在长大后变成了一种不得不、没得选的选择。

  “没钱才吃泡面,不然肯定吃食堂。”张石磊吃泡面只选5元以下的袋装面,他准备吃泡面熬过5月份,6月份生活费宽裕之后就暂停泡面,“方便面吃多了也不行,有点反胃,一天顶多吃两包。”

  在北京南五环工作的林雨去年十一刚来北京时,月薪三四千元,在出租房里,吃了两个月泡面,“在桶面里再加半块袋面,或者加一颗卤蛋、火腿肠都可以,吃一袋肯定吃不饱。”

  随着他收入慢慢增加,泡面早已经从房间消失,“吃泡面就是为了省钱,有钱谁吃泡面啊?打工人哪个不想攒点钱?”林雨之前在珠海一家工厂流水线工作,白班夜班交替上,夜班后的唯一选择就是泡面,和工友们各自捧着一桶热乎的泡面,廉价不心疼,吃完之后觉得明天还可以继续当“厂狗”。

  林雨总结说,“现在吃泡面的就三种人,一种是没钱的穷人,一种是赶时间为了方便,最后一种是爱吃的人,隔段时间要解馋吃一次,不过第一种绝对是最多的。”

  亚男的“长期战备粮”在有娃之后被动用的机会越来越少。这与角色转换相关,小孩子受不了方便面香味的诱惑,但是妈妈得考虑孩子的营养,这其中的博弈80后最熟悉,只不过从当年闹着吃泡面的孩子成了如今阻止孩子吃泡面的妈妈。

  另一位80后妈妈齐珊日常也严格控制孩子吃泡面,她认为小孩应该吃更健康的食物。不过,五一期间带孩子到北京旅游,为了方便,她还是准备了两桶方便面。

  原本准备在火车上吃掉,但是两个半小时的旅程很快就到北京了,肚子连咕咕叫的机会都没有。到了北京,这两桶方便面在她的背包里,依次去了动物园、科技馆、古动物馆等地,始终没有机会拿出来吃掉。

  “外面没有热水,没办法吃,不过从便利店和自动售货机买东西也挺方便的。”齐珊最终又带着这两桶泡面踏上回家的火车,完完整整地又带回了家里。

  便利店里提供热水,但只限于在店里购买的方便面。作为满足即时消费需求的便利店,不管是社区店,还是商圈店,方便面总是摆满一整个货架。

  在北京西三环的一家便利蜂里,方便面销售高峰是在晚上10点之后,店里的盒饭、热餐、关东煮、包子一点一点被卖光,那些刚刚下班从地铁或者公交钻出来的人,在店里巡视一圈,只能面无表情地拿走一桶泡面。

  22:58分,一对年轻的情侣进店,买走了一大一小两桶面,还有店里仅剩的一份盒饭,一包辣条,男生还在货架前寻寻觅觅,女生已经明显不耐烦了,“赶紧回家吧,明天还得早起呢。”

  23:27分,一名年轻男性进店,径直拿了一桶红烧牛肉面、一根火腿肠、一包海带丝,招呼店员倒了热水,在一旁安静地刷手机等泡面,“我今天第一天来北京,就住旁边我女朋友租的房子里,准备明天去找工作。”男生有点羞涩,“在家里谁吃泡面啊?不过出门了吃泡面有小时候熟悉的感觉。”

  凌晨00:43分,一个身穿睡衣的中年大叔,晃着进店,拿走一瓶啤酒、一桶泡面。

  从凌晨一两点开始,时不时就有一个代驾小哥进店,熟悉的路线,熟悉的流程,拿面,结账,泡面,吃完就走,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白天店里有热餐,周围有快餐店,没人买泡面。”店员张玲经常上夜班,她对于谁来买方便面,一看便知,“12点之前都是下班晚的人,周围的快餐店和小吃摊都关门了,没地方吃饭才来买,1点之后大部分都是代驾,他们经常来。”

  便利蜂的数据也支持张玲的观察,“从城市来看,杭州、上海、北京、深圳的销量较高,可能与这几个城市的工作节奏快相关,加班文化盛行,方便面可以及时有效地缓解饥饿感。”

  图 /视觉中国

  在圈内出租车司机有一些众所周知的小饭馆,尽管没有明示,但这些饭馆几乎只做司机们的生意,有些还只做夜间司机的生意,特点就是,价格便宜量又足,管饱,比如13元的套餐,一荤两素一汤,米饭随便加,炸酱面的面随便加。不过,代驾小哥的规模还没有大到享受这样的配套服务,在夜间,便利店的泡面几乎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便宜能吃饱,快速吃完不耽误接单。

  在这家店里,经典的红烧牛肉面、老坛酸菜面销售最好,它们的销量跟经典的双汇火腿肠的销售奇妙的一致,小杯装的桶面大部分被女生买走了,而那些网上很火的品牌则略显落寞,可能要半个月才能卖掉两三份。

  3

  究竟是哪些人在吃泡面?

  便利蜂透露,他们从2000多家门店中观察到,在方便面消费群体中,从80后、90后到95后,从学生党到白领,基本都有,其中,90后和95后占多数。不同年龄段的消费者呈现出不同的消费偏好,80后不太会尝试高价位(10元以上)的产品,以购买低价位(5元左右)为主。

  90后、95后更愿意尝试高价位产品,更愿意尝试新品牌、新口味。据统计,便利店超过70%的高价位产品被他们消费,但长期看,他们仍然以购买传统方便面为主。从消费者性别看,在便利店购买方便面的男性高于女性,但女性比例在逐步增高,而且女性对高价位方便面更加喜爱。

  相比男性,女性更容易被营销触动。亚男最近一次吃泡面还是3月底,统一汤达人新出的樱花限定款,粉红色的面饼,让她忍不住下手了,但吃完就失望,“一般,没什么特色,也就面是粉色的而已。”当时买的一箱12小桶装,现在还剩一大半没吃。

  肖子建吃泡面的频次在结婚之后骤减,一个月前心血来潮,突然特别想吃方便面,“火鸡面煮完之后,把水倒掉,拌一下就好吃,对了,还得加点白糖,配了一根鸡肉肠,哎呀,太好吃了。”

  “方便面简直是现代食品工业的奇迹。”肖子建对泡面兴趣颇多,从国内的老牌到日韩、东南亚各国的泡面,都好奇尝试过,“买过新加坡的方便面,尝试了一下,味道也挺好吃,但还是觉得日本、韩国、中国的方便面好吃,韩国的火鸡面、辛拉面比较对我口味,日本的合味道面条有点扁,拉面说味道就那么回事儿,加上它的面只能煮,比较麻烦,而且贵啊。”最终他的爱落在了火鸡面和辛拉面上。

  “满汉大餐,我之前吃过一次,里面还真有肉片,那会38块钱,这个价格,我吃个麦辣鸡腿堡不好吗,至少肉比它大多了。”对于那些二三十元的高端面,肖子建尝试的兴趣已经不多了,他的逻辑是,“如果是10块钱以下的方便面,在一线城市,在特定场景下,有一定的优势,比如你忙的时候,还是无法取代的。毕竟方便面里面的内容太有限了,只能吃点碳水。”他代表了一类群体的消费观念,面不值钱,技术没有进步,方便面作为一个成熟工业产品,无需支付高价。

  所以,对于高端和超高端方便面来说,能够做文章的只有料包了,多多加料才对得起价格。康师傅速达面馆一盒售价25元,在各大博主的测评中,几乎所有的人都把关注点放在了肉上,真正的牛肉成块出现在泡面里,而不是合成牛肉粒。其实这种“真肉”方便面在10多年前就出现过,当年统一的满汉大餐短暂上市,然后在四年前后重新上市。不过,统一认为,满汉大餐不是“方便面”,而是“代餐面”。

  不管叫什么名字,还在吃泡面度日的张石磊认为,花二三十元去买泡面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不考虑高价方便面,有那钱还不如去馆子里吃一顿呢。”他推测,“高端方便面一般也没多少人买吧,因为方便面本身就是一个低端的产品啊。”

  尽管他吃多了方便面会反胃,但还是会想起,高三时候和舍友们一起站在阳台吃泡面的情景,“那时候压力大,我们食欲都不好,食堂离得远,人还多,我们吃了两个月泡面,一边在阳台吃泡面,一边看着楼下的学生,看着校园里的树和夕阳,感觉还挺好的。”

  (张石磊、肖子建、林雨、齐珊、亚男均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