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暴裂无声影评

暴裂无声影评

网络收集 2021-04-16 07:33:40
三个阶层,三种晚餐,三样人生。 上层伪善残暴,中层冷漠自私,下层失语无力。

——豆瓣短评

A.剧情速览

故事发生在偏僻贫瘠的山村之中。

一个叫磊子(段芃瑀 饰)的小男孩独自一人在荒凉的山地里放羊。他衣着简陋,肤色黝黑,皮肤皲裂。但从他的眼神中看的出来,是一个倔强的孩子。

画面一转,来到一处煤矿。张保民(宋洋 饰)是一名矿工,他性格倔强、脾气火爆,年轻时跟人打架咬断了舌头,从此说不了话。她的妻子派人带消息来,他们的儿子失踪了。

张保民赶回了自己村子,他并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去了村头的一家羊肉馆。

原来,这家羊肉馆的老板丁海(伊添锴 饰)几年前由于张保民不肯签卖地协议,与其发生了争执,打斗中张保民失手用羊骨头刺瞎了羊肉馆老板的一只眼睛,从此就结下了梁子。磊子丢了,张保民第一时间怀疑是他动了手脚。

突然,张保民听到屋里有小孩子含糊不清类似求救的声音,他不顾阻拦冲进屋里,却发现在坐在地上打滚的小孩是羊肉馆老板自己的儿子,丁汉生。

在羊肉馆寻找无果,张保民返回家中,他的妻子翠霞(谭卓 饰)是个身体很差的药罐子,每天要吃一大堆药治疗腿上的浮肿等疾病。同村的栓子(朱海军 饰)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磊子失踪前,他看到一辆银灰色的小轿车停在附近山上。

带着儿子的照片,不会说话的张保民踏上了寻子之路。在途中,他寻到了一处矿地,有个好心的管事大爷看他也挺可怜,孩子丢了,跑了大老远地,大半天滴水未进,便留他吃饭,让他吃完再慢慢去找孩子。

正巧在这时,大资本家昌万年(姜武 饰)的爪牙大金(王梓尘 饰)带着一堆走狗又来这个矿上闹事,原来该矿的老板已经在昌万年的威逼之下,交出了矿的所有权。矿上的矿工和走狗们起了冲突,打了起来。张保民虽然是个哑巴,但一直就是个死倔的暴脾气,念在一顿饭的情谊上,他也和走狗们打了起来。打架中,他失手砸烂了昌万年越野车的前挡风玻璃。大金见张保民挺能打,想把他骗走再好好收拾他,便骗他说,“这个小男孩,我见过”,将他带到了昌万年的办公室。

谁料到,一向心狠手辣的昌万年不仅丝毫不追究张保民砸烂他玻璃的事,还劝保民到他的矿上来干,并且答应会帮着他找孩子。谈话中,张保民突然觉得昌万年身后的一个房间里有古怪,他冥冥中有种预感,他的磊子可能就在那里。

送张保民回去的路上,大金越想越气,喊着一帮手下把他用麻袋蒙上头痛打了一顿,然后把他丢回了村口。

昌万年一直靠着行贿非法收购煤矿以牟取暴利,身为他的律师,徐文杰(袁文康 饰)知道了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公检法机构开始着手调查昌万年的公司,徐文杰在这个节骨眼上玩起了失踪。为了逼徐文杰就范,昌万年绑架了他的女儿。

这一日,张保民骑着他的破旧摩托车在临近的村子张贴寻人启事,突然看到那天打他的大金坐着一辆往山上开的面包车。他一路追赶,终于在一处偏僻的山脚下追上了大金。这大金单打独斗显然不是保民的对手,被保民三下五除二干翻在地。他在面包车里发现一个装着孩子的麻袋,喜出望外之余,大金的手下赶到,他来不及查看清楚,扛起孩子就跑。

终于,他躲进了一处山洞,甩开了追赶他的人。然而此时他才发现,救下来的是个小女孩,并不是他的儿子。一时间,无力感再次充斥这个汉子。

短暂的失神之后,耿直淳朴的张保民依靠小女孩身上的卡片给她的父亲发去了短信,告诉他晚上八点,到镇上接他孩子。

就在保民要离开山上,返回家中再做打算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竟然是大金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他的电话号码,铃声在空旷的山野上响起,大金一行人又发现了张保民。大金一行人追至村头,正碰上羊肉馆老板丁海,大金一行人看丁海满脸匪气,不敢多问,继续往前追去。

却没想到,张保民就躲在丁海的车里,躲过了他们的追捕。

张保民未做停留,当即前往昌万年的办公室。也许是父爱的爆发,也许是剧情的夸张,在昌万年的办公室外,上演了一场以一敌百的打斗,最终张保民拖着一身伤,打开了那间他觉着有疑的房间。然而,被昌万年控制住之后,他才终于看清这间房子里除了一些昌万年平时打猎用的强弓以及一些动物标本外,并无他孩子的踪迹。昌万年用张保民的手机给律师徐文杰发去短信,约他第二天一早山上接孩子,电影即将迎来高潮。

昌万年独自开车带着被捆的张保民前往谷丰山,却不料张保民在他的车里找到一枚弓箭头,割断捆绑他的绳子,并且趁昌万年不注意,一脚踹开他往山上跑去。

一路追赶之下,昌万年用弓箭逼停了汇合的张保民和律师徐文杰,对峙之下,张保民用揣在兜里的弓箭头狠狠的扎在昌万年大腿上,然后带着徐文杰去那个他藏孩子的山洞。

而这一边,昌万年拔出弓箭头后,仔细盯着它,忽然明白了这个弓箭头就是他之前怎么找也找不到,以为是被律师徐文杰藏起来做证据的那个箭头,他连忙将它埋在地里,匆匆掩盖。

张保民带着律师徐文杰来到那处山洞后,徐文杰愣住了,他来过这里。他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多张保民说,匆忙抱着自己的女儿离开。

徐文杰的女儿安全了,自己的磊子呢?磊子究竟在哪里?张保民累了,他看着重逢的母女,眼神流露出无尽悲伤。

不久,昌万年由于其行贿受贿、非法采矿等被公安机关审讯,徐文杰也由于为昌万年做伪证等接受审讯。在交代完与采矿相关的违法行为后,当警察询问还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徐文杰沉默了许久。他脑子里不断回忆起那天的事情。

片尾,羊肉馆老板的儿子,那个智力发育有些问题的孩子,在自家墙上画了这么一幅画。

B、剧情分析

《暴裂无声》是由新晋导演忻钰坤指导,宋洋、姜武、袁文康的主演的一部优秀影片。围绕张保民寻子之路,影片突出展现了资产、中产、无产三个阶级之间的矛盾冲突,不断向下,堕入黑暗。作为一部悬疑性质的影片,全片并未正面讲出磊子的失踪的全过程,但我们可以从影片从始至终的细节之处推断出这样一个画面:

一日,在昌万年与其律师徐文杰在偏僻大山会面后,一时兴起,想要打猎。这时磊子放着羊经过,昌万年询问,“小孩儿,你这羊多少钱一只?”,言外之意就是我射死了再赔你钱。而磊子是很爱护他的羊羔们的,从他给小羊们在屋里垒的御寒的小窝就可见一斑,因此在保护自己羊羔的时候,被昌万年失手射杀。之后,徐文杰在昌万年的逼迫下,开着自己的银色小轿车将磊子的尸体——甚至磊子当时还一息尚存——抛到了那处山洞。而昌万年在发现那枚杀害了磊子的弓箭头遗失之后,又结合当时徐文杰的避之不见,认定是徐文杰藏起来了那枚至关重要的弓箭头,因此才绑架他的女儿相威胁。

C、人物赏析

张保民

张保民是一个非常立体的人物,甚至可以说是愚昧落后的谷丰村里,唯一的一个明白人。

当全村人都在为了有钱拿,支持卖地开矿时,只有他一人说什么也不干。不是因为他不缺钱,而是他知道这种开矿对生活环境的破坏性有多巨大。要顶住全村乡里乡亲的压力,那需要非常强大的内心。而在刺瞎羊肉馆老板丁海的一只眼睛后,他签下了协议同意卖地,不是他的内心被动摇了,而是他必须要赔偿丁海,为此还外出去矿上打工,分期赔偿丁海。当回家遇上村长时,无论村长看起来多和蔼,张保民也知道他是个烂人。

张保民是一个性格非常鲜明的人,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在矿上,为了一顿饭的恩情他舍身和昌万年的手下们搏斗,为此惹上了麻烦。大金把他蒙上头围殴一顿后,日后张保民见到大金也是二话不说追上去就是一顿打。

张保民还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人。他的妻子透露,年轻时他和人打架咬断了舌头,从此就不肯说话了。不是不能,而是不肯。实际上半截舌头也能咿咿呀呀的说话,但他不肯,因为不好听。张保民从此一句话也不说。

这个片子最残忍的是,自始至终这个不会说话的男人都没哭过一次,甚至连眼圈都没红过,因为他相信孩子迟早能找到。始终没有哭,因为他没有人可以依靠,他始终沉默,始终在沉默中前行,始终不放弃寻找儿子。当他在站在离自己孩子只有几步距离的山洞的时候,他表情里露出的是担心,是希望。那一刻无声的心碎是,观众。

律师-徐文杰

律师这个角色代表了现代社会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看起来斯斯文文,在女儿眼里是个好父亲,在母亲眼里是个好儿子,但一直在帮昌万年从事违法犯罪的活动。甚至在发生命案之后,唯一想的就是保全自己。

在面对救了自己女儿的张保民时,愧疚、惶恐种种情绪涌上心头。看见那个山洞时,震惊、怀疑涌上心头,在确认张保民并未知道磊子尸体就在这个山洞里埋着,他匆忙抱起女儿离开,没敢与保民对视一眼。

当警察询问他还有没有什么要交待的时,那一句“没了”,观众的心也凉了最后半截。

羊肉馆老板-丁海

一出场,丁海的形象就是满脸横肉,眼神凶恶,拿着大刀劈砍羊骨头。这样一个人物形象,在我们寻常印象中,肯定是个反派角色,一开始观众们也怀疑就是他把磊子抓走了。但是,当张保民被大金等人追赶时,确是这个凶神恶煞,与他有深仇大恨的人出手帮他逃脱。

很多观众因此就把他看作一个正面人物,但其实当年丁海按着张保民的头灌啤酒逼他时,当眼睛被刺瞎后要了张保民一大笔钱的时候,他并不是个好人形象,那么他到底是怎么转变的呢?影片里没有说,但村子里得了各种病的人越来越多,井里的水也越来越难喝,甚至自己的儿子也失声了,一切的一切都暗示了开矿给村民带来的巨大危害,他也明白了当年张保民是对的,他们全都错了。

D、伏笔及意象

1.金字塔

片头一开始,磊子在山上放羊时,就用石块垒起了金字塔的形状,这是金字塔这一意象第一次出现。

张保民被带到昌万年办公室时,他的办公桌上也摆放着一座金字塔型的装饰物。

金字塔这一意象在全片出现多次,可以说是最能表现影片内核的意象。

正如老师课上所讲,金字塔代表了阶级,只要一个社会的阶层是金字塔型结构,就必然会导致权力失控、行贿受贿等问题,无论古今中外。

塔尖的少数人掌握了绝大多数资源与话语权;中层的人既谄媚于塔尖阶层,也一起压迫人数最为广泛的底层。可需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2.因开矿而污染的水

山谷中死在水沟里的飞鸟;

既得利益者——村长一车一车的往家里运矿泉水;

昌万年到小学捐款只吃西红柿不喝水;

律师徐文杰到磊子家里,也坚持不喝水:

村子里越来越多得怪病的人;

味道越来越大的井水;

还有智力发育不正常且失语的汉生,从头到尾没有一句台词的磊子;

虽没有正面描写,但如此多的细节与伏笔让我们不难推辞,由于无资质或非法违规开矿导致的地下水污染严重危害了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严重危害了当地的生态环境,这也是导演想要批判的一个层面吧。

E、视听语言赏析

片中我最喜欢的一段,也是最温情的一段,导演运用了蒙太奇手法。

在山洞中,磊子为小女孩解开身上的绳子,拉着她的

手,迎着灿烂的阳光一路在山间漫步,最后抵达山顶。

背后是荒凉广阔的大山,眼前是正在冉冉升起的城市;

左边是黝黑面孔的矿工儿子,右边是皮肤娇嫩的律师女儿,

他们站在城市与大山的分界线。

无论电影里的大人们什么样子,或贪婪或狡诈或正直或狠辣,

但孩子们都一样,都有最纯洁善良的心。

我们知道,其实这一切并没有真实发生,或者说只发生在导演的想象之中,亦或者是两个孩子灵魂的一小段旅程。

就像《进击的巨人》里三笠•阿克曼那句经典的台词,”没错……这个世界……原本就是残酷的,但却又如此美好。“

第一次写影评,不懂太多技巧,也写不出多么华丽的辞藻,仅仅是想表达我心中所有所思所想,有词不达意者,望诸君莫怪。

文中有一些想法摘自豆瓣或知乎,侵删。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