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中的修行陈履安(一)

生活中的修行陈履安(一)

网络收集 2021-04-15 18:41:24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生活中的修行》陈履安(一)

陈履安(1937年6月22日—),陈诚之子。年轻时与连战、钱复、沈君山并称国民党“四大公子”。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电机工程学系毕业,后获得美国纽约大学数学博士学位,曾任纽约市立大学教授。1970年返台。曾任台湾“经济部长”、“国防部长”、“监察院长”和国民党中央副秘书长等职。51岁开始笃信佛教,成为佛门的俗家子弟,并在星云大师的支持下外出游历。曾在尼泊尔修行了三个月,被称为“远遁喜马拉雅山麓的政治明星”

  陈履安自叙

把我学习佛法的经验,在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修行方法,和大家分享。

我们已进入网络讯息时代,世界变化愈来愈快,人们感到生活压力愈来愈大,很多人生活在恐惧忧郁中,感觉迷失在无意义的生活之中,生活无趣又绝望。有时一些人会问自己:“我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活?怎么样才能活得更有意义?该怎么办?”

我要告诉大家,请不要再误以为佛教是宗教,佛法中有针对每个人的需要的具体实践方法和答案。

佛法是一门深奥的认知科学。佛法不仅有明确的理论、具体实践方法,并极为实用,是一门目前西方科学家正开始积极研究的学问,能帮助我们了解生命、人与人、人与大自然、自己身心之间的关系,是一门达到一切和谐的学问。

我们对生命要有渴望,当我们想要走出一条新路的时候,就是一种动力,让自己心胸开放,敢看自己的问题,寻找方法,对症下药,给自己机会。

这本书里面讲的方法,非常简单,但是很实用,当你做了一段时间之后,你的心就会平静清晰,对日常生活中吹来的八风:利、衰、苦、乐、称、讥、毁、誉,比较能自己作得了主,看着事件发生心如如不动却了了分明。譬如听到批评或赞叹你的声音,不会马上就愤怒或起欢喜心。心在你已经具备了更进一步学习的条件,你至少开始想去进一步学习,更想了解内心世界,自己的内心世界,其实当你开始看内心世界的时候,你会发现内心世界非常丰富,能给你生活带来一些改变,它会让你身心健康快乐。

修行有三个重点,要认清目标,要学习方法,要能在生活中应用。

第一,你会发现,如果你每天想怎么样有益别人,你的痛苦会减少,会越来越快乐。这是我们时常看到的一些话,像是怎么去做一个社会人,做一个有公益心的人,做一个有关怀心的人。你会体会到这些跟自己的健康快乐是有关联的。

第二,你会发现,烦恼是修行的工具。当你学习到了用烦恼修行的方法,你不会再害怕烦恼。每次烦恼来的时候,都是开发自己本来就有的智慧的机会。

第三,你会发现,追求成功,会让你不快乐。如果你每天做一些让自己有成就感的事情,你会越来越快乐。

第四,你会发现,佛法好像跟佛教这个宗教有关联,但是学佛和修行的理论、方法、应用等等,却和宗教信仰无关。很可惜佛法被归类到宗教,或许五十年之内,我现在谈的这个问题会被厘清。佛陀教的方法,和信仰没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们去练习,不论宗教信仰,都能得到好处。

第五,你会发现,这一生,只不过是自己生命的一个阶段而已。今生中,不论生活、事业、家庭顺不顺利,你显然是有一个任务要完成,就是要有成就,要明白生命,要活得快乐。

西方人已经开始在研究佛法,而且在实践佛法。这是我们东方人传统上就有的基本知识,却因为被归类成宗教,被人误解、排斥,使人失去学习的机会.

我什麼時間才開始有因緣學佛呢? 是在50多歲以後才學佛!其實,在一歲時候,母親就帶我皈依了,可是,到了50多歲才又重新回到佛門,才又皈依。

  我怎麼開始學的呢?我是學科學的,因為好奇對氣功與靈異現象有了興趣。在國科會時,我邀請了十幾位教授作研究。經過十幾年,他們才有了一點成果。今天,只介紹一下最近我們科學家研究出來的結果。

我們已經證實,“人具有用手指認字的能力”。我們都認為,只有眼睛才能識字,手指看不見怎麼能識字呢?

台灣大學李嗣涔教授,已經在科學刊物上發表了“手指認字”的學術報告,發現十歲左右的孩子,經過訓練,約有十分之一的孩子,可以用手指認字及圖案!這是非常大的突破。

實驗的過程,是由任何人寫一個字或幾個字在紙上,將紙揉成一團放進一個小盒內,孩子坐在黑房中眼睛蒙住,將手指放在小盒上,居然不久可以無誤地知道盒中紙團上的字!

同樣動作做了千次實驗之後,又一個驚人的發現,只有一個字孩子認不出,那就是“佛”字。他們可以認出“佛教”、“佛經”,並清楚地寫出“佛教”、“佛經”,唯獨單一個“佛”字,孩子腦海中呈現的是“光”!而且是非常強的光!

科學家們非常不解,繼續在探討為什麼唯獨“佛”字認不出來,而呈現 的是光呢?

我們知道,人的六根是可以互用的,佛經早已有開示。教授們是難能可貴。我們常說,佛法不是一般的宗教,是真理,是要我們用自己的身、心來做實驗,來求證的一門學問。

十幾年前,我朋友介紹我認識了一位在家居士:孫春華居士,是在她的帶領下,我開始學佛,開始接觸很多位高僧大德。

以下,我介紹一下我在學佛過程中的四個功課:

1.禅修;

2.布施;

3.禮佛;

4.讀經。

我的一位好朋友鄭心雄教授,告訴孫居士:“陳大哥在學氣功,好象不太對勁,能不能指導他一下?”

孫居士當時已打算去尼泊爾閉關,不過心想,如果能讓陳履安學佛,怎說也是件好事,會對佛教有正面的影響。

於是,她向很多位高僧請教,很多位高僧都佩服她的勇氣, 不過也警告她說:“做大官的,尤其是高學歷的知識分子,習性、業障特別重,不容易度化。”

話雖如此,孫居士仍然發了個大願,決定要嘗試,要把我帶入佛門,我是永遠感恩的。

她知道我在學氣功,就先介紹靜坐的方法,而後,再帶我去惟覺老和尚處學習。

我在去“國防部”上任之前的一個星期,在山上打了我平生第一次“禅七”!

七天中,有非常令我難忘的經驗。禅七,讓我體會到,除了我們熟悉的日間醒時境界,及夜間夢中境界之外,居然還有一個禅定中的境界!

這種禅定中的覺受,使我這個學科學的大為驚奇、好奇。因此,只要有時間,就去打七。開始對佛法、佛經有興趣,生活也有了變化,不再熱衷吃喝玩樂。當然,很多人覺得我變了,也有很多過去一起玩的人,包括我的親人,對孫居士並不認識,也不諒解,認為可能是我學佛太入迷,太快了吧。也可能是當時一般人,尤其是一些官場的人及知識分子,對信佛教、學佛法,認為是愚夫愚婦的事。

每當我禅坐之後,有感應,覺受增強,孫居士就會告訴我“放下”,不要執著覺受。

因為她知道,我非常對特異功能好奇,開始要我讀經,強調見地的重要,孫居士也默默的帶領我開始學習菩薩行。真感謝孫居士,不畏艱懼的來度化我!

她首先教我修布施,她說:“你家裡的東西那麼多,為什麼不送一點給別人?”

因為我們做大官的,天天有人送禮品,禮尚往來,但收的比送的多。東西很多,是可以送一點給別人!

我家領帶有上百條,實在太多了!心想,要挑選自己絕對不會用的給人,一點都不難!一般人心理大概也是這樣的嘛。

我送出一些以後,家裡還有一大堆的,送不出去,因為平常無緣無故送人東西,別人會覺得奇怪,只有過年過節才能大量送禮給人。

孫老師知道了我還有點猶豫,就說:“可以大量地捐啊!捐給寺廟或孤兒院、養老院,看哪些地方需要的就送去。”

開始捐的時候,心裡確實有點捨不得,挑選自己不喜歡的,用不到的東西捐給別人。我們的心是不喜歡人家講真話的,一直到現在,我還記得當孫老師說:“我看你這個人很小氣。”

當時聽了,心那能服氣。心想:我把禮物、禮品、什麼好東西都捐了,還要說我小氣?

有時候,回到義賣會場,看到我捐的東西,心裡還真是有點捨不得呢!心想,這個水晶很好,我怎麼也捐出了!想用錢再買回來,但也覺得怪怪的,拿回來也不對。當然,這就是捨不得,但怎會承認自己捨不得呢?

心想,我送掉這許多東西,孫居士還說我“小氣”,如說我“不大方”,那還可接受。說我“小氣”,實在有點太不客氣了。

其實,自己毛病被人挑出來了,心中很不以為然!所以,當師父講同學的問題毛病時,如果能夠馬上“欣然接受”,這表示我們的心已經較謙卑、柔和了。

我們要努力地學習改變自己的業力與習氣。如果師父、老師講我們的問題,自己心中不悅、內心掙扎,例如,對於捐捨的東西捨不得,心裡還有掛礙,或不承認自己的缺點,那自己業力習氣轉不過來,就不會進步了。

諸位福報好,業力比我輕,年紀輕輕就懂得開始學佛,如果當師長教誨你的時候,內心一定要“欣然接受”,這就是功課,這就是真忏悔。

在學院,同學們天天有機會與法師們學習“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方法,使菩提心生根發芽,真令人羨慕啊! 这时,孫老師告訴我,千萬不要執著神道感應!她說:“你暫時放下禅修,改學禮佛拜忏。”  她要我拜《萬佛忏》,我就開始每天拜佛。

我學科學的,一心想要求“效率”,是非常“實踐主義”的,我拜了二千多佛後,洋洋自得地想:“自己發現一個方法:就是把兩頁的二十五尊佛號念完後,才拜一拜,一面拜一面持咒!一舉數得。”

老師發現我投機取巧,不老實拜忏,就說:“不在真心上用功,貪圖便宜想省事,是不對的。”。 強調“不算!從頭來!” 當時,我心裡真是不平,至少已拜了五分之一佛,都不能全算,實太可惜了! 到後來,我才明白,拜佛要用心,不是計數,也不能貪圖便宜想省事,想一舉數得的,還是要老老實實的做功課,才是正途!

拜了萬佛,心中生起法喜。老師又指導說:你可以開始讀《大般若經》。

在這之前,我已讀了很多部經,又拜了萬佛。老師要我讀《大般若經》,那時是“十月”底,我信心十足地說:“沒問題,年底前一定讀完。” 老師說:“君無戲言。”

我那時是當台湾的國防部長,立即很爽快地說:“當然君無戲言!”

等到我回家翻開《大般若經》一看,才知道有六百卷!把自己嚇呆了,只因自己一念不清楚,就隨便答應孫老師了。但也只好硬著頭皮去做,因為自己已經承諾的事,就得想辦法完成。

學數學的人,總是要計算一下:每卷要念二十五分至三十分鐘,共六百卷,每天至少要費五小時念十卷,才可以在年底內完成,大約還有60天。所以,我就每天早點起床,早上念,中午念、晚上也念。如果要出差,沒有時間念,我就利用周六、日補念。

但是,不管如何“趕工”,到年底還是念不完,差了50卷。只好告訴老師說:“中國人過的是陰歷年(陰歷年是陽歷元月十八日),當時沒有說陰歷還是陽歷要完成,就讓我陰歷年讀完吧!”  老師知道後說:“又在搞心機。好吧!陰歷年就陰歷年吧!”。我才松一口氣,最後終於完成任務!

讀完了六百卷《大般若經》,心中是蠻得意的。正好在佛光山有一次聚會,被請上台講讀經心得,講完下台,老師評論說:“不知你講些什麼!白讀了!”。補了一句:“重來!”

拜佛時,曾重來過,但六百卷《大般若經》要重來,可是件大事,當然要自我辯護一番。不過,心中也很清楚,以急功好利的心,趕工讀經,不重來怎麼可以?

老師說:“重念之前,先讀《華嚴》!” 經數次的經驗,我已學乖了,立刻問老師:《華嚴經》有多少卷? 當知道有四十華嚴、六十華嚴、八十華嚴,我選擇讀《八十華嚴》。《大般若經》六百卷都念了,八十算什麼?

我的心,還是不在經上,是在數字上,在計較分別上。

從那個時候起,我就開始深入經藏,廣讀很多經,如《大般涅槃經》、《法華經》、《大寶積經》等。雖然,我開始是被“逼”上念很多經,但是,越念越覺得法喜充滿。

回想起來,起先我的動機是不純正的,只是一種急功近利、想要完成一件事情的心。同學們在此不能有此心,你們有的是時間,要踏實去做每一件事情。用真心虔誠恭敬心去念,念的當時,雖然不能懂,只要虔誠恭敬,好象佛陀就在我們面前一樣,很恭敬誠懇的念給法界一切眾生聽,讀經是有大功德的。

我自己很慚愧,以前動機不純正,所以,效果就有限。佛說:“因地不真,果遭迂曲。”現在我每天除禮佛、讀經、拜忏,還有很多功課做。

這幾年,到處行腳,只要是有益佛法的事情,我才做。我發願生生世世護持三寶。

很多修行人、學佛人,會被神通迷惑,我就是其一。

有一個人告訴我,他會蓋一座兩層樓高的金字塔,人在其中待上三個月,就可以“開悟”。

有神通的人对我說:“院長,你根器不同,在裡面待兩個星期就夠了。” 當時,高帽子一戴,心裡非常歡喜。心想:我多待幾個星期,那何止“開悟”,說不定出來後還會飛呢!充滿了幻想。  當然,我了解正法,是不可能替他蓋金字塔的,他就把我批評得一無是處。

我上了這一課,從此不再執著走“快捷方式”。學佛,要踏實的修,老老實實地用功。騙不了人,更騙不了自己。

我漸漸明白,神通大約有四種:

第一種,叫報通,是天生帶來的,很多小孩有這種特殊能力,年紀漸長,學世間知識,就漸漸失去功力。

第二種,依通,是被鬼紳依附體內產生的現象,在台灣很普遍。跟鬼神打交道,是危險的,很多人通靈,卻不知通是通到哪裡了,見地不清楚。

很多有神通的人,自以為其通的“灵”是佛祖、菩薩,嚴重的,最後成了精神病患者。比如,我曾遇見一位女士,她也不識字,但她可以通灵。她是因生一場大病以後.她才通灵的,她的廟蓋得很大,各式各樣的人,都去求她。

她要人家把問題寫下來告訴她,到了晚上,她再去問神明,神明就指示她。第二天,她就能替這些人解決問題。所以,香火非常鼎盛。 可是,這位女士見到我以後,卻很悲傷神情說:“院長,我心裡很煩,我想自殺。” 這位通靈的女士,她自己煩惱來了,我問她怎不去問她的神啦? 她說:“神幫不上忙。”

同學們想想:她自己的毛病,那個神都幫不上忙,而她卻天天講給人家聽,良心自然不能安。

因此,要特別小心。我知道,佛門有很多人被誤導,跟這種人跑掉了!

第三種,叫咒神通,是持咒而產生的現象。

我親自見過,持咒後烏雲被打開,陽光從雲間中照下。數小時後,烏雲又覆蓋天空。這是持咒而產生的奇異的景象。這是要經過修練的,不是一般人可行的。

第四種,叫證神通,是修行證悟而產生的。

在佛門裡,有證悟的高僧很多,他們絕對是不告訴別人,或隨意示現神通,這是佛門的規矩。因為有些神通是不究竟的,往往會把人帶錯了方向,使人迷失了學佛的焦點。

真正的神通,是“續發菩提心”!我要向各位報告——菩提心就是神通!

千萬記得:不管是蓋金字塔也好,吃仙丹、或有人教你如何如何修練就可以“成道”,只要不是教你在“菩提心”上用心修持,都不要去理會它!

你們在佛學院,很幸運有老師帶領,在社會上的人,他們很可憐,遭遇到很多問題,不知道怎麼辦?

怎樣修菩提心呢?我想報告一下:我很受用的修行方法,就是“自他交換法”。

看到別人的苦,心中想:如果我是他會如何?如果我是他的親人會如何?我會采取什麼行動?

另一個方法,是“承擔一切眾生的苦”。譬如:你頭痛,或心中有煩惱,立刻想:“但願一切眾生的頭痛及煩惱,都由我此刻來承擔!由我來受痛苦,能使別人的病苦消滅!”

此心一發起,頭痛、煩惱都成了發菩提心的因,豈不是“賺”到了!

有人會擔心,如果我得了癌症,發心把世界上得癌症的人的痛,全轉到自己身上來,豈不是死定了? 別怕!沒有人是這樣死掉的!如果真的是因為自己的承擔、使別人的病都好了,自己卻真的死了,那也是死得其所,死在大悲心上,又有什麼好怕的?

當然,上課打瞌睡的時候,不可玩花招說:我在打瞌睡,但願所有打瞌睡的人的睡意,都到我身上我承擔。不能把這個方法,用到不對的方面去。

事實上,我們是平凡人,要用心念把別人的病痛轉到自己身上,是做不到!“自他交換”真正的目的,在從體會別人的痛苦中,幫助我們打掉“我執”、“我的病、我在痛、我在苦”一切都是我我我!要練習把心投射在別人身上,來忘掉自我。

以後有緣,希望能有機會再與大家分享我個人學佛的過程,把我個人各種痛苦換回來的經驗與心得,提供給大家參考。

续读:

学佛本是学会生活,佛法不离生活,生活事本身就是佛事。如果在做生活中的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本着一片佛心,利乐有情,那么生活就是我们做功德的道场,每一个我们身边的人就是常住僧,就是诸佛菩萨。

真心做事,不论大小,皆有真功德,我们只要一心去做功德,不必去问收获,不必去求收获,别人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有求的功德,所得也是有限的,无量的功德,所得也是无量的。

走路时,这样观想:每向前迈进一步,就带着众生走向幸福、光明和快乐,走向极乐世界。

下雨时,这样想:请诸佛菩萨加持,让这雨滴淋去尽虚空遍法界所有众生的烦恼,心得清净,业障消除,离苦得乐。

刮风时,这样观想:诸佛菩萨慈悲加持,让此风吹在众生身上,令众生尘劳消除,心得清净,因果成熟,自在成佛。

可见,人间无处不道场,事事处处皆佛事。只要用心,遍地皆是功德。

~本文节选自网络,如有侵权,还请私信告之。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