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孩情緒教養:痛也不能哭、要贏不能輸,那些有害的兄弟規範

男孩情緒教養:痛也不能哭、要贏不能輸,那些有害的兄弟規範

网络收集 2021-04-16 10:27:28

文:瑪麗・寶絲林區(Mary Polce-Lynch)

男孩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最近我在一所小學放學時間看到一個二年級男生,跟一群小男生小女生站在學校門廊,人人臉上充滿要回家的興奮。當這小男孩瞧見爸爸身影出現時,立刻拔足狂奔,書包在背上飛躍,他跳進爸爸懷裡。這男孩的期待化為完全的歡喜,他父親看來同樣開心。我有種感覺,像這樣「說哈囉」的方式,是這父子倆常做的事。

這對父子打破了我所謂的「兄弟規範」,一種扭曲了原本健全的男子氣概的觀點,要求男孩跟男人隱藏感受,連正面情緒也不例外。太多時候,大人忘了男孩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太多時候大人不明白:就心理需求而言,男孩女孩相似程度超過不同的程度,原因很簡單:男生女生都是有感受的人。

我在這章呈現出男孩內心的情緒生活,也剖析文化對他們心理需求產生的影響。我探討社會化如何影響男孩子,包括:家庭裡、外的社會化,以及社會化的結果。第一個段落描述「兄弟規範」,這是男孩情緒社會化的重大因子。「兄弟規範」這名詞有雙重意義,作為名詞,它包含男孩應如何表現的種種指令,作為動詞,它描述出男孩內在生活如何受到這些指令的主宰。兩種用法都貼切地描繪出,男孩在主流美國文化中是如何學著成為男人。

「兄弟規範」有多種型態,我把重心放在情緒感受和表達的限制上。其他規範也會著墨,但讓男孩情緒動彈不得的主軸有二。這裡也會討論社會化的力量,及「逾越角色」行為(超出文化所認定的陽剛性別角色之舉)所受的懲罰,還有男孩的性行為。本章主旨在強調男孩表達情緒的價值,呈現社會力量對他們情緒和行為產生的影響。

有害的「兄弟規範」

就男孩社會化過程而言,「兄弟」一詞很貼切地隱喻其中的主要影響。它指那群衝進你家廚房、小房間、地下室或車庫的男生,匆匆跟你打聲招呼、眼神幾乎來不及交會,然後又一起衝出門跳上腳踏車朝下個目標(食物、運動、打電動)奔去。「兄弟」也可能是班上或其他團體裡幾個特別要好的男生,跟著彼此學習是否該注意什麼、該放聲大笑、該舉手。「兄弟」反映出心理與實體層面的相伴,也就是不落單。那讓男孩子感到認同、社群、歸屬、挑戰和樂趣。而「兄弟」卻也可能限制了他們的體驗。

怎麼說?就像任何社會群體,「兄弟」也包含成文、不成文的常規。「兄弟規範」是扭曲版的男子氣概,讓大夥兒彼此相屬。打從很早,男生便知道藉這些常規評斷他人,也評斷自己。波拉克在他那本描述男孩情緒的創新之作《真男孩》(1998),將這情況稱作「男孩密碼」(boy code),金德倫與湯普森(Thompson)的著作《該隱的封印》(Raising Cain)(2000)則稱之為「殘酷文化」。這些不同名稱,講的都是同樣過程。我相信名稱不是重點,重點是大家能繼續討論。

「兄弟規範」也許是凝聚一夥兄弟的中心,不在這夥兄弟當中的男生,卻也知道這個規範且會照做。夥內夥外所有人都按規矩走,因為他們曉得不這麼做的代價…… 他們怕自己無法成為真正的男孩,沒有男子氣概,不會變成真正的男人。

沒看過一本具體的「規範」,卻每個人都知道「兄弟規範」是些什麼,這不是很神奇嗎?而這就是文化。文化讓資訊代代相傳,人人得知,完全不必有實體紀錄。男孩跟其他男孩打交道,便足以傳遞有關男子氣概的兄弟規範。這些規範有時可能好玩或洽當,但若嚴格遵守,卻會造成傷害。

這就是此書不斷提及「兄弟規範」的原因。它們會以有害方式打造男生情緒,尤其在表達方面。那麼,這些規範究竟是什麼? 以下是一些我從男孩與男人身上得知或觀察到的:

小男生:痛也不能哭;男生只跟男生玩;女生很噁心;男生很堅強;強壯有力就是真男孩;要贏,不能輸。

十三至十四歲(early teens):痛也不能哭;除非你在球賽得分,否則別顯出高興;別跟其他男生談你的感受;別讓其他男生看出你害怕或不確定;什麼都不會困擾你;別跟男孩太好,否則大家會認為你是同性戀(同性戀不好);避開任何女性化的事情;女孩很性感;男孩很堅強;運動員是真男孩;要贏,不能輸;有攻擊性很好;嘲笑他人,尤其當對方弱小或自己感到不安;不安就大笑;隱藏真正的感受。

十五至十七歲(middle teens):痛也不能哭;別顯出高興;別跟其他男生談你的感受;別讓其他男生看出你害怕或不確定;什麼都不會困擾你;別跟男孩太好,否則大家會認為你是同性戀(同性戀不好);避開任何女性化的事情;女孩跟女人非常性感;講些色情笑話跟故事;運動員是真男孩;要贏,不能輸;男孩掌權;有攻擊性很好;嘲笑他人,尤其當對方弱小或自己感到不安;不安就大笑;隨時要顯得很酷;一字作答(「嗄?」「嗯」「不知」(我不知道」);隱藏真正的感受。

十八至十九歲(older teens):痛也不能哭;別顯出高興;別跟其他男生談你的感受;別讓其他男生看出你害怕或不確定;什麼都不會困擾你;避開任何女性化的事情;別跟男孩太好,否則大家會認為你是同性戀(同性戀還是不好);講色情笑話跟故事、有性經驗,是真男人;女孩跟女人很性感;運動員是真男人;要贏,不能輸;這世界屬於男人;進入世界,闖出名號;飲酒很酷;有攻擊性很好;嘲笑他人,尤其當對方弱小或自己感到不安;不安就大笑;隨時要顯得很酷;堅忍無感;隱藏真正的感受。

所有年紀:別討論「兄弟規範」。

這些規矩絕對有更多演化,但以今天在美國的男孩來說,這是一些所謂男子氣概的嚴格定義。這些規範也深深影響男孩們的情緒及人際關係。就算有男生或男人宣稱自己並未遵守這種狹窄的陽剛概念,他們或多或少仍受影響,因為這個規範深植所有男性意識。這些教條相輔相成,即便略有調整,基本核心始終不變:男孩的舉止樣貌要像機器人。

當「兄弟規範」局限了男孩身心

很遺憾,男孩們認為,這些規範可怕之處是在你違反它,而不在打破它。遭到排擠,被說是孬種、很娘或女生,都喚起男孩自我認同最深處的恐懼。但我要請你深思,當男孩切實遵守這些規範,將對他們身心造成何種危害。

當男孩把兄弟規範內化,即便沒跟那夥兄弟在一起的時間,他們照樣遵行。他們無時無刻不奉行這些規範。當他們相信不能跟其他男生分享困擾或興奮,他們也停止跟任何人分享這類情緒,包括家人。如果男生只是不對他那幫兄弟流露情感就算了,問題是那規範顯然時時盤據腦海。假如男孩聽從這些規矩,為隱藏情緒而終至整個關閉,那很不健康。他們就是這樣,讓感受消失不見。

無論什麼年齡或者性情的男生,當他從兄弟規範學到只有娘兒們痛了就哭、只有女生會講父母離婚之事,他也學會不跟任何人談自己的感受。若欠缺情緒智力技巧方面的教育或沒有大人關心介入,這男孩將依照這些規範長大成人。這對於男孩情緒表達的限制,恐怕是「兄弟規範」主宰男孩生活最糟糕的例子。

男孩處於劣勢

瑞爾(1997)描述男生在我們這個文化社會化的兩個步驟:首先我們將其掏空,剝奪他們的情緒;之後我們再賦予男性特權。我覺得這個描述非常有力,因為它出於一名男性,一位「曾經經歷」、願意分享的男性。這種剝奪男孩人性的手法,可能導致危險後果。試想先剝除某人情感再賦予特權給他,你知道那根本是在製造危險。但我選擇不這麼看待這些男孩,我選擇視他們為被剝奪某些珍貴人性的人。

在我們的文化中,男生不能表現、不輕易流露情感的狀況,可能是他們精神健全最大的風險之一,這會導致一堆身心問題。針對成人所做的研究指出,情緒表達受限與多種問題相關:憂鬱、身體很差、人際關係不理想、藥物濫用。一些論述以為,很多男孩及男人的行為問題,可能跟他們粉飾情緒有所關聯。

靜靜觀察 影片

要了解男孩是怎麼跟自己情感疏離的,只需靜靜觀察。隨時隨地都行。以我來說,一個週末就碰到兩件很有啟發性的事情。某個週六午後我去看《一路上有你》(Simon Birch),這是根據約翰.厄文(John Irving)小說改變的電影(譯註:書名為A Prayer for Owen Meany,台灣譯為《一路上有你》,電影亦採此名)。故事在講一個早產而畸形的男孩,一輩子非常矮小,發育初期身高僅僅三尺。影片即探討他在男生本來就夠艱難的年紀時的痛苦經歷。

剛開始的十五分鐘,有四個十六歲大的男孩(一夥兄弟),每看到銀幕上出現畸形的賽門,就硬生生擠出大笑。男孩們低沈的聲音撞擊整個戲院,感覺十分奇異,也許是因為他們看上去像男孩,卻有著男人般的聲音?他們似乎以一種錯誤、演練過的方式,展現新發現的力量,那笑聲聽來就像電視喜劇裡的罐頭笑聲。又或者,那股虛假純粹是這些男孩為這種情況多次練習的結果:當你感到不安(哀傷、脆弱、恐懼)時,假裝沒這感覺。把它藏起來。戴上面具。大聲笑它。「兄弟規範」作祟。

我跟我先生約翰分享,他也有同樣感覺。是的,這些男孩舉止不妥。我先生也為此不快。所有觀眾都受這幾個男孩為了隱藏不安而做出的表現所影響。我們得很努力才能去體會賽門,一個嚇人又迷人的角色。之後我有種感覺,活在「兄弟規範」八成就是這樣,你身不由己,故意抹殺真正感受以融入一夥兄弟。

在那幾個男生刻意大笑的那段時間,若非我座位離走道很遠,我就要去找戲院經理來處理了。我不想讓這幾名男生支配我家人對賽門的感受。坐在位置上,分秒過去,我幻想自己走到他們其中一人旁邊,悄聲叫他停止愚行,就像個好老師,不用威嚇即可收服班上霸凌情況。

我很高興,戲院經理跟我都不必做這件事。這些男生自己做出了改變。影片第二個小時,他們安安靜靜地觀賞。當賽門最好朋友的母親死掉,他們沒有笑。當賽門獨自站在海邊,對著夜空無力地嘶喊:「對不起」,因為他自覺對那死亡有責任,這群男生也沒有笑。觀眾沒再受到笑聲影響,大家都能感受深沈的哀傷無助,那是對這部電影的恰當反應。

教堂

在第二個狀況,同樣需要「恰當的反應」。我去參加一場為青少年舉辦的宗教活動。其中有幾個女生,兩個男生,和兩名成人女性。儀式與活動帶領這些孩子探索自己的信仰,要他們思索和感受,旨在引發深沈而正面的情緒,是很嚴肅而深入的聚會。我觀察到女孩們似乎很怡然自得,男孩則不。他們從頭到尾一直忍笑,怎樣都壓抑不住的那種歇斯底里的笑。

如果這空間大些或人更多一點,這兩個男生也許就沒能得逞,讓自己─和我們─沒留意到他們的不安。有時候,「兄弟」人數愈多就愈有影響力,但這少少兩個男生缺乏這種勢力,只有不恰當的反應。在場又沒有成人男性可為榜樣,讓他們知道「兄弟規範」並不適用於此。我希望我能講說最後那兩個男生有進入狀況,可惜沒有。當大家圍成一圈握手進行結束禱告,他們無法克制地大笑。就算他們有心,我可以感覺,他們對這種時刻的練習已經太熟悉。感到不安時,把真實感受藏起來(「兄弟規範」)。

看到這裡,你應該很清楚這兩件事之間的關聯了。兩個場景裡的男孩,都面臨在社交團體中體驗及表達內心情緒的時刻。後來和教堂帶團契的人談,我了解到那兩個男孩整年都有行為問題。開車回家途中,我感到悲哀;不僅為他們,也為我們全體。當我們的文化接受男孩粉飾情緒,好像這是一種命定,那我們全都處於劣勢。男孩就是男孩。我想像一種文化,允許男孩們既好勝也會害怕,既強悍也溫和,望向世界也探索內心。然後我想起我們教會,那些七歲不到的小男生多麼熱切地參加兒童班,在大家面前探索自己的感受與神性,也在其他男生面前。

那麼,男孩從童年到青少年期間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是怎麼遺失了這些男孩,他們是怎麼遺失了去感受或表達情感的能力? 怎樣能讓這些男孩無須藉由藥物或「兄弟規範」來控制不安情緒,像是某種神性聚會或動人電影所引起的強烈反應,不必得訴諸荒謬大笑?

彼得潘與其他迷失的男孩

多年來,心理學家與教育家都在問著同樣的問題,我們也從學者作家得到同樣答案。但我認為,第一個重要步驟必須是由父母向自己提出這個問題,並作出答覆。想讓「兄弟規範」這金鐘罩從男孩頭上鬆開,家長必須檢視自己幫襯這規範多少,自問能如何避免孩子內化這些教條。不這樣的話,我們將繼續鼓勵一個讓男孩迷失的文化。

在詹姆斯.巴利(James Barrie)那部經典小說及電影裡,彼德潘與迷失男孩們自己住在夢幻島,父母不在身邊。我們不了解為何如此,只知道這些男孩某種程度迷失了。他們成天從事冒險活動,盲目跟從著領頭的彼得潘。種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惡作劇、離危險那麼近,在在顯示他們的故作勇敢。

而這些男孩仍渴望著有父母相伴的一個標記:聽爸媽為他們講睡前故事。隨著劇情展開,我們了解到他們想念的不是那些故事的娛樂層面,而是那種體驗的意義。在無法無天的行徑底下,迷失男孩們盼望著肢體上的安撫,情緒上的滋養(睡前故事可能是兼含兩者的共通象徵)。是的,堅毅的彼得潘就是因為這樣,每晚都要飛來育兒室的窗前,聽溫蒂為弟弟們說故事。他也因此在一個晚上丟了自己的影子:因為怕被抓,他離去地太匆促。從心理學的角度看,彼得潘的影子或許帶有冒險行徑無法滿足的情感需求。

把溫蒂帶到夢幻島似乎是個完美辦法,這樣他們白天可以盡情玩耍,晚上仍可享受睡前故事……充分獨立的生活,又還有著一點撫慰。但當溫蒂姊弟們坦言非常想家,更因思念媽媽而哭起來時,迷失男孩們也都哭了。

電影中的這幕場景,男孩們一起哭著聽溫蒂細細描繪她跟弟弟所懷念的照顧疼愛。我們看到溫蒂為這些男孩道出他們的悲傷,她將他們歡樂與失落的情緒連結起來。或許這就是我們多數男孩太早遺失的東西:跟自己情緒的連結。「迷失男孩」確實是故事中這些角色很適合的名稱,因為這些男孩缺乏感受與真正的父母養育,他們迷失了。我相信巴利筆下這些情緒上的迷失男孩,與今天我們文化中的許多男孩沒什麼兩樣。

男性也能扮演母親

為鼓勵男性也能予以同樣情感滋養這種觀念,我認為,溫蒂與迷失男孩們渴望的「母親」,也能從男性獲得;「男性母親」。而要做到這個目標,我們的文化必須改變對那些展現出纖細呵護行徑的男性(不僅男孩)的看法。男人絕對可以「扮演母親」。聽來不可能?這不僅可能,而且很必要。尤其若男孩會學習他們的榜樣,而事實正是如此。

當我唸碩士時,書籍、論文、研究占據我很多心力,我先生約翰就「成為媽媽」照顧我們的新生兒摩根,不像第一個小孩出生時由我照料,當時的約翰正要拿到碩士學位,還身兼一份工作。

摩根與她「男性媽媽」很親,所有人都看在眼裡,但沒人了解那對摩根的意義,直到她四歲時的某天,我跟她一起翻閱嬰兒相簿,她看見一張自己的出生照─她爸爸懷抱著她,摩根的小腦袋蜷在他的手肘上。凝視著這張相片,摩根問我:「喔……那是我從爸爸肚子裡出來的時候嗎?」

摩根對男性養育能力的經歷,恐怕與這個社會其他兒童對男性的體認不同。穿越歷史,多數文學與宗教塑像,總將充滿情感的呵護養育連結到母親,不是父親,各個文化皆然,多數當代媒體依舊如此(尤其廣告)。

這裡要強調,在某些男性也肩挑育兒之責(「男的當媽媽」)的文化中,暴力情況較少。我在整本書刻意使用「父母」取代「母親」一詞,希望你能理解及認同。

在這段結尾我必須說,當男孩懂得說笑紓解壓力或請朋友吃披薩,那是很棒的。男孩能夠獨立有自信,好勝好強,也很棒。需要堅強時能夠挺身而出,是令人鼓舞的經驗,但若我們只准男孩、男人表現出強壯的一面,問題就來了,而那卻是「兄弟規範」所強調的。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男孩情緒教養:不失控、不暴怒、不鬧事,明日好男人的養成關鍵》,橡實文化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瑪麗・寶絲林區(Mary Polce-Lynch) 譯者:劉凡恩

男生可以既堅強又敏感,既理性又感性 我們能為男孩的情緒發展做些什麼? 無論在家或學校,如何引導他們認識並表達情緒?

四歲的小寶活潑好動,老愛打他剛出生不久的妹妹。 當他受到鼓勵,講出自己的感受:「我很生氣,因為媽咪都不陪我玩。」 他那些攻擊性的行為,在兩天內就減少一半。

十二歲的大寶最近情緒暴躁,學業成績一落千丈。 當他受到鼓勵,對爸媽說出心裡話:「我很難過,因為女朋友跟我分手了。」 他的滿腔怨氣逐漸煙消雲散,人也放鬆下來。

當卡住的情緒無法被指認,並說出來,就會轉向行為或身體當出口, 諸如:頭痛、暴飲暴食、消化不良等等,常見於兒童及青少年身上。

可喜的是,情緒的表達是很容易教導的技能! 父母、祖父母、師長、學校教練,都可以成為男孩生命中的貴人—— 幫助敏感的小男生指認情緒訊號,並協助壓抑的大男生正確處理情緒。

【1-3歲男孩:指認自身情緒】 當學步兒生氣亂丟東西,父母就這樣回應:「你可以生氣,但不能亂丟東西喔。」幫男孩指出他的情緒,並教他怎麼表達:「你可以告訴我你森七七喔。」但首先,父母要幫助孩子「指認情緒」——生氣、開心、難過、害怕、失望等等。

【4-7歲男孩:談論自身感受】 這個階段的男孩較常被帶出門,與人互動。父母最好每天跟兒子做「談論感受」的練習,讓他們知道自己有情緒是正常的,而且自己的感受是重要的,不該被忽視。無論碰到什麼事,都可以問他:「對於……你有什麼感覺?」「你的感受是什麼?」

【8-11歲男孩:理解他人情緒】 這時期男孩發展出更高層次的認知能力,可理解他人的立場。要引導男孩理解自身情緒的複雜性,以及怎麼回應他人的情緒。可用第三人作為話題來對談,探索孩子的感受或反應。方法很簡單,詢問「假設發生了什麼,那誰誰誰會有什麼感受?」

【12-15歲男孩:性別意識形成】 這個階段,男孩通常會在他人面前隱藏自己的情緒和情感。青春期的男孩深受社會「性別角色」制約,父母應引導他們質疑和反思性別刻板印象。與孩子一起看電影、影集、動漫、電視節目,跟他討論:「你覺得在現實生活中,男生真的是那樣嗎?」

【16-18歲男孩:接軌成人世界】 這是男孩人生的轉捩點,就要邁入成年世界——對大學感到興奮,對當兵感到不安,對考不上理想科系感到挫折。不論發生什麼,重要的是幫他指認情緒:「對於……你有什麼感受?」此一時期,只要「保持溝通管道暢通」就夠了。大男孩若知道自己能隨時與父母或師長暢談任何人生大小事,他們絕對會滿心感激。

Photo Credit: 橡實文化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